“抗疫”一线的浙江上市公司样本



鼠年首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以2746.61点收盘,跌幅7.72%,深证成指收报9779.67点,跌幅8.45%;沪深两市逾3000只股票跌停。

另一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仍然严峻。

以浙江为例,截至2月2日24时,浙江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724例。需要指出的是,温州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91例,在湖北省各市之外,远超北京、上海和广州等特大城市。

江苏一家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受到疫情影响,其公司总部所在地周边的村子已封路,每年的动员大会也已延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更多是企业无惧疫情的态度。2月2日,温州某企业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疫情面前,我们一定能扛过去”。

在“抗疫”一线,面对何时复工、如何复工、生产经营影响等棘手问题,浙江不少A股上市公司给出了回答。

复工

对于富春江集团下属核心子公司富春环保(002479.SZ)而言,这是一个特殊的春节假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该企业了解到,春节期间,富春环保承担了整个杭州富阳的生活垃圾焚烧处置工作,每天170余名员工坚守岗位一线,日垃圾处理量达到1000吨,其中还包含市民使用过后丢弃的口罩等存在接触风险的其他垃圾。

“公司的垃圾焚烧炉过年一直没停过,富阳所有乡镇街道的生活垃圾都由我们厂处置”,2月1日,富春环保董秘胡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公开信息显示,富春环保主营固废(垃圾、污泥)处置协同发电及热电节能环保业务,在浙江、江苏、江西、山东等地合计拥有十余个产业基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富春环保富阳总部2月10日复工,其他基地的子公司也根据当地疫情情况和政府的要求在10号左右陆续开工。春节运营期间,富春环保始终按照疫情防控手册的要求进行消毒、体温检测和外出人员的登记管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浙江459家A股上市公司中,除去富春环保、浙能电力等所属公用事业企业,占相当数量的是化学原料药和化学制剂、通用机械和专用机械、汽车零配件、通信设备制造以及软件与服务行业企业。

另一家浙企金盾股份(300411.SZ)就属于专用机械行业,这个春节假期,其全资子公司浙江红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热火朝天生产中。

红相科技是金盾股份于2017年收购的全资子公司,其产品TI160—P型红外人体表面温度快速筛检仪(简称“人体测温红外热像仪”),可以快速筛检体温异常者,适用于机场、车站等人流量密集的场所。

“人体测温红外热像仪属于技术密集型电子产品,缺一颗电阻都无法使用。”红相科技董事长黄红友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春节期间,绝大部分供应商放假,而疫情防控急需大量人体测温红外热像仪,红相科技直面巨大生产压力。

“目前在杭所有员工都在24小时不间断加班加点,积极与配套供应商沟通。”2月1日,金盾股份董秘管美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红相科技订单主要由各级卫健委及疾控中心主导采购,截至目前,已经发出800多套热像仪。

一个好消息是,目前金盾股份收到了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发布的通知,要求“配套零部件生产企业复工复产”, 其面临的配套零部件压力或将得到缓解。

类似的,浙江上市公司恒逸石化(000703.SZ)生产的短纤和DTY产品广泛用于防护服、口罩的生产,其核心生产技术员工也在这个春节假期轮岗轮休,保证24小时物资生产的稳定性。

作为一家物流企业,传化智联通过抗疫物资绿色物流通道,已经将100万副手套、101.5万个口罩、4500箱消毒液、1500箱医疗原材料及药品、呼吸机、消毒泡腾片等100余吨紧急医疗物资运抵武汉、孝感、黄冈、成都等地。

2月2日,传化智联一位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成立疫情防控工作组,严格执行各地方政府规定的复工时间,坚决不提前复工,对于业务合作方、外包方也严格执行疫情防控措施。

浙江民企500强,拥有海亮股份(002203.SZ)、海亮教育(HLG)、海亮国际(02336.HK)三家上市公司的海亮集团,也没有因为疫情“停摆”。

海亮教育拥有中外师生共计6万余名,覆盖包括高中、初中、小学、国际教育及教育培训。

在海亮教育的官网,1月31日,一封《致全体师生与家长的公开信》格外醒目。

这封公开信写道,“遵照教育部及省、市通知精神,海亮教育诸暨区域各学校延期至2月17日之后开学,其他区域学校严格按照当地政府规定时间开学。具体开学时间将根据疫情防控情况和上级通知提前公布。”

与此同时,2月10日,海亮教育将上线“VIP云端教室”,通过学生原班级原任课教师定制的在线直播课程,确保全国中小学生“停课不停学,防疫不误学”。

森马集团,也推迟了员工返岗时间,采取居家办公、钉钉线上办公、电话会议、线上课程学习等方式。

森马集团特别提到,将推迟每年一度的新春工作会议、森马和巴拉巴拉两大品牌的订货会。

预判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撰文认为,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主要影响在第三产业。

从影响时间段看,主要发生在第一季度。

在未知疫情下,A股上市公司如何面对第一季度业绩影响?

“目前不好说”“很难预测”,这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听到的最多回答。

“会计师基本上来自全国各地,被审计项目也在各地,现场收资料拿底稿、跑函证,基本没法进行,这样年报就可能会延迟披露”,浙江一家上市公司董秘的担心不无道理。

2月1日晚间,沪、深交易所均发出通知:难以在原预约日期披露2019年年报的,可申请延期至2020年4月30日前披露。

部分在海外有资产布局的企业,则通过产能多元布局进行调节,平抑相关压力。

2月1日,以有色材料为主业的海亮股份董秘钱自强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在浙江、上海、重庆、广东、安徽等生产基地,严格按照当地的复工时间执行;境外销售方面,公司在泰国、越南、欧洲都有生产基地,通过全球布局,有效缓解境内基地出口的产能压力”。

钱自强提到,“尤其是公司已于2019年在泰国扩产新建年产3万吨高效节能环保精密铜管生产线,这段时间正加快调试准备工作,尽快让其实现达产要求”。

对于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另一家浙江本土的上市公司董秘也坦言,“疫情对不少公司业绩基本都会有影响,但是量化方面很难精确”。

潜在的影响仍然存在。

天风证券宏观团队负责人宋雪涛指出,第三产业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主要包括:交运、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金融业,其他行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教育,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

也有浙江企业坦言,“作为原料型企业,下游企业的需求和复工情况也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

温州永嘉的迦南科技(300412.SZ)董秘晁虎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能做的就是严格按照当地政府要求复工,公司积极配合”。

晁虎坦言,“现在药厂都在加班加点,作为一家制药设备提供商,公司尽全力配合维护好客户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