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停产、民众减少消费供需罕见急冻全球经济面临大考



肺炎疫情重击全球经济的供给和需求,这种供、需都受创的罕见情况,意味着未来几个月经济只能维持低速运行,投资人将在企业获利下滑的情况下,重新为股票和债券定价。

彭博报导,由于中国大量工厂停工、工人无法返回工作岗位,因此疫情最直接影响到的是工厂生产产品的能力,而世界各地的企业也无法取得生产商品必要的原物料。最初普遍认为供应链只是遭遇短期扰乱,情况很快就能获得控制,而经济将V 型反转 -- 也就是第一季下滑,随后几周便能反弹。

但当需求随之急冻,这类预测逐渐站不住脚。由于疫情不再局限于中国境内,世界各地消费者愈来愈谨慎,出门旅游、消费或外出用餐的意愿降低。企业不只鼓励员工在家上班,甚至可能停止聘雇和投资,对消费支出造成进一步打击。

经济学家开始讨论双重打击交互作用可能引发的后果。哈佛大学教授罗格夫(Kenneth Rogoff) 本周撰文警告,不排除会出现1970 年代供给短缺引发通膨滞涨的情形。也有专家主张,通膨率很快就会再次下降。


各国央行和政府修补经济的压力愈来愈沉重。曾任联准会(Fed) 官员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资深研究员David Wilcox 说,「典型的经济衰退是需求降幅甚于供给。在那样的情况下,决策官员知道怎么做能够弥补消失的需求。但现在问题棘手得多,因为供给和需求都受到打击。」

因此全球景气扩张力道很可能减缓至2009 年以来最疲弱的水准,通膨目标愈发难以企及。Hyatt、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 皆已取消获利预估,而三星、丰田等生产大厂正在努力让产线恢复正常运作。

联准会本周紧急启动2008 年以来最大幅度的降息,但这种刺激需求的措施似乎不被看好,债市交易员预期,未来10 年通膨率可能只有1.48%,比2020 年初预测的1.80 % 低得多。

疫情的本质,更限缩了央行靠货币政策拉抬经济的效果,因为大多数人为了隔离检疫-- 或仅仅是出于担心被感染-- 而宅在家,降低借贷成本的效果很难收到提振家庭开支的效果。

彭博指出,要靠宽松货币政策支撑需求,可能需要采用更有创意的方法,例如降息搭配特定措施,才能拉抬信心并维持信用流动。然而很多国家央行弹药所剩不多。

例如,中国人民银行选择针对特别脆弱的领域提供支持,包括允许银行提高不良贷款容忍度。

瑞信分析师Zoltan Pozsar 和James Sweeney 本周表示,全球供应链中断可能引发支付问题,导致金融情势紧缩。「供应链反过来看就是支付链」,两人建议Fed 用资产负债表提供无限的流动性支持。

各国财政主管机关,包括美国、日本、义大利和南韩等,也纷纷祭出财政扩张措施因应,但现阶段大多局限在医疗照护、防疫和治疗,不是针对更广泛的经济。

专家建议,各国决策官员在政策思考上必须更灵活,政府扩大支出或许无法抑制疫情蔓延,却能弥补急坠的消费者需求。
客服Asa微信
客服Elsa微信